錯缺斷章、加書:站內短信
后臺有人,會盡快回復!
千千小說 > 十方乾坤 > 十方乾坤最新章節 > 第九百二十八章 冤家路窄

十方乾坤 第九百二十八章 冤家路窄
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蕭塵抬起頭來,向蕭夢兒淡淡看了一眼,并未打算起身,不過瞧對方此時的樣子,似乎正在被人追殺,只聽他淡淡道:“才過去三日,蕭仙子怎又弄得如此一身狼狽了……”

    盡管他此時言語顯得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但心里卻在想,且先不說這蕭夢兒在蕭家的身份非同小可,光是一個仙瓊派東華仙君之徒的名號,便足以震懾靈墟境大小各個勢力,何人敢在這里追殺于她?

    蕭夢兒向他看了一眼,她實是沒有想過,居然會在這里又碰見蕭塵,正當她打算祭起蓮花臺離開時,外面忽然有聲音傳來:“剛剛見她往這邊來的,去里面找!”

    聽見這個聲音,蕭夢兒臉色微微一變,但此刻還算是鎮定,立即收起蓮花臺,身形一晃,藏在了距離蕭塵不遠的一座大石頭后面。

    很快,外面十余道人影已經飛了進來,不知是些什么人,皆身穿黑衣,蒙著面。

    蕭塵向這些人看了看,十幾人修為說低不低,說高也不高,但就這么些人,想傷蕭夢兒還是差了那么一點,想來是之前在那下面,蕭夢兒為了破開神魔禁制,消耗過大,一上來就正好被這群人碰上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亡命之徒究竟是些什么人?關鍵是聽命于誰,敢來追殺蕭夢兒……

    那十幾人自然也一眼看見了他,為首一個黑衣男子冷聲道:“白頭發那一臉衰相的小子,你剛才有沒有看見一個女人跑進來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蕭塵淡淡地道:“閣下說的女人,是長什么樣子,是美是丑,是高是矮,是胖還是瘦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問你什么,你便回答什么,廢話這么多作甚,再廢話信不信一刀斬了你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慢慢站起身來,而此時在不遠處的那座石頭后面,只見蕭夢兒雙眉緊鎖,不斷向他遞眼色,不斷搖頭,似乎看上去頗為緊張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捂著胸膛咳嗽了兩聲,隨后指向那座石頭:“那后面有個人,不知道是不是你們說的那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十幾人神色一凝,更不多言,便是亂刀狂劍斬了過去,刀風劍氣撕裂虛空,那座石頭瞬間化作齏粉,而塵土飛揚之中,卻見一道人影飛了出來,正是蕭夢兒,她恨恨地瞪了一眼蕭塵,便祭起蓮花臺往遠處逃了去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十幾人風馳電掣,立時追了上去,只一瞬間,便消失在了蒼茫暮色之下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兒,山谷里才慢慢恢復平靜,其時暮色已至,給這山谷里平添了幾分森然之感。

    紫鳶望著蕭夢兒遁走的方向,喃喃道:“尊上剛才,是不是有些過分,我看她好像受了不輕的傷……”

    “過分?”

    蕭塵漫不經心道:“三天前她為了獨自逃命,打你那一掌,險些令我們都死在下面,就不過分了嗎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紫鳶雙眉微鎖,蕭塵知道她想說什么,這一剎那,眼神里忽有兩道寒光一閃:“我說過,無論何時,

    我與這個蕭家,都沒有半分關系,他們是死是活,是存是亡,與本座何干?”

    紫鳶不再多言,過了好一會兒,蕭塵才又道:“你放心吧,她死不了的,蕭夢兒是何等身份?縱然她修為再高,同輩之中無人能及,蕭家又豈會當真放心讓她一人來履險地?身后必然跟著一個修為高深的長老在暗中保護,只是那天她與我們一同墜落小幽冥,那長老失去了對她的感應,現在神識也暫時無法傳出去罷了。”

    聽他說完之后,紫鳶才點了點頭,心想原來如此,剛才尊上并非當真是要置她于死地……

    想起之前在小幽冥,蕭夢兒為了獨活,差些讓自己和尊上死在下邊,若非那神魔忽然陷入迷惘,最后又清醒過來,恐怕自己與尊上,就真的死在下面了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如此,尊上也沒想過要對她落井下石,這一刻,紫鳶忽然覺得,盡管眼前這位尊上,有時冷冷冰冰,甚至看上去絲毫不通情理,但其實他的襟懷,比誰都灑落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外面,看看能否找到白鸞她們。”

    蕭塵一邊說著,一邊緩緩往山谷外面去了,紫鳶在后面愣了一會兒,也隨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暮色四合,山嶺里漸漸有種說不出的鬼氣森然,蕭塵走在前邊,腦海里依舊想著那地底深處的神魔。

    此時在他眉心的神魔之識,隨著夜色逐漸降臨,也慢慢傳出一絲絲冰涼之感,之前在下面的時候,他感受得出來,神魔時而陷入迷惘,時而又恢復清醒,但更多的卻是一種痛苦。

    也許別人都體會不到,只會覺得那神魔很可怕,但他卻感受到了,那神魔十分痛苦,因為他已經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那位上神,還是那個古魔了。

    究竟是上神的神識逐漸吞噬了古魔的魔識,但自己卻誤以為是被古魔的魔識吞噬,還是古魔的魔識逐漸吞噬了上神的神識,才讓他以為,自己不是古魔,而是上神……

    大概無論是古魔還是上神,對于他們而言,都是一種悲哀,他們都已經在這漫漫時間長河里迷失了自我,也許唯有死亡,永歸幽寂,才是一種解脫……

    想到此處,蕭塵心里忽然有種難言的痛楚,若是被魔識侵染,一千年,兩千年,三千年……直至數千年后,那時還能夠保持清醒嗎?那又究竟是怎樣一種痛苦……

    他抬起手來,看著左手手腕上,那一道隱隱約約的三尸魔氣息,若是將來自己遭受三尸魔吞噬,當許多年過去之后,那個時候,自己是否也會像神魔一樣,逐漸迷失自我……

    若是自己完全被三尸魔吞噬,當意識徹底消失殆盡的時候,到了那時,這世上唯一能夠殺死自己的人,只有師父吧……

    師父……

    想到師父,蕭塵的心口,忽然傳來一陣刺痛,自己的性命,是師父所救,她若要殺自己,自己亦無怨尤……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最痛苦的那個人,應該是她吧……

    要她親手殺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弟子一身本事,皆是師父往日所授,今日,便全部還給師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今日你我師徒緣盡,你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若是走了,那師父以后,豈不是又要一個人在這冷冷冰冰的瑤光殿了,不,以前沒有我,但現在有我了,那我就再也不要讓師父孤孤單單一個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要殺便殺就是了!是了,我剛剛撞到了你,所以你也要殺我,反正你們玄青門沒有一個好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往事一幕一幕,這一剎那,仿佛前塵舊夢,又層層遞到眼前來,帶著山谷里的冷風,蕭塵的雙眼,也逐漸有些微微泛紅了。

    “尊……尊上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旁邊的紫鳶,察覺到了他的異常,蕭塵這才回過神來,輕輕捋了捋衣袖,說道:“無礙,可能是剛才運功,突然被蕭夢兒闖入,真氣尚未回歸經脈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要我再替尊上運功嗎?”紫鳶看著他有些微微泛紅的雙眼,小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輕輕一揮衣袖,這一刻,仿似又變回了,那個像是高天孤月一般的無欲天之主,任何人也無法靠近,任何人也走不進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但紫鳶卻深深記得,那一年,去尋找寒潭之眼,漫天風雪之中,他肩后一頭白發也隨著風雪而揚,那天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貂裘,他的背影,仿佛也與那場風雪融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于是整個天地間,便只剩下了說不盡的孤獨,寂寥。

    “尊上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,紫鳶輕輕動了動嘴唇,其實這么多年下來,她已經了解這位尊上了,他不愿說,那他就一定是想起他的師父,妙音仙子了。

    因為這是他……最不愿意提及的。

    “噓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間,蕭塵打了個噤聲手勢,而紫鳶也在一瞬間回過了神來,剛剛那一剎那,她似乎察覺到了有一股氣息正在靠近,盡管對方斂藏得十分深,但她也察覺到了,來者恐怕是一位五階以上的準圣……

    “走。”

    盡管尚不知是什么人,但蕭塵可以確定的是,對方必然是沖著自己而來的,現在他的功力只恢復了六七成,若是對上一個一二階的準圣,或許尚有贏面,但對方若是五階以上的準圣,他沒有任何贏的可能。

    兩人身形一動,又往來時的方向回去了,一瞬間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,幸好這黃泉古地里面神識難以傳開,且有夜色為掩,對方就算是一個五階以上的準圣,短時間內想要找到他們,也并非易事一件。

    大約是在中夜的時候,天上一彎明月高懸,再過七日,便是月圓之夜,那時潮汐結束,冥界氣息重回大地,任何還在黃泉古地的人,都休想逃脫。

    蕭塵和紫鳶已不知來到了何處,前面似是一座幽谷,隱隱有靈力氣息透出,紫鳶凝神戒備著:“尊上當心,里面好像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蕭塵凝神警惕著,與她慢慢進入谷中,明月之下,但見那谷中果真有著一人,正在借以月華與此地靈氣療傷,不是別人,卻是蕭夢兒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舉報斷更錯誤

群pk10赛车精准计划群微信群pk10精准群